"OPALKA 1965/1 - ∞" 生命和时间的问

Writer: Chi Zhang

opalka1.jpg

1965年,出生于法国的波兰画家Roman Opalka在华沙的Cafe Bristol等着与太太见面,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要用一生的时间在画布上画数字,一幅接着一幅的画下去。

 Roman Opalka working on "Détail" painting

Roman Opalka working on "Détail" painting

第二天回到工作室后的Opalka开始了他这件“生命之作”的构思,起初他使用0号的油画笔在画布上画白色的数字,在暗色背景的画布上创造出有节奏的白色横向条纹。每一块画布,Opalka称作“Detail”,会从左上方开始,渐渐地移向右下角。每一次Opalka都会把笔刷上的油彩用完,然后轻轻地把笔擦干净再继续,他的这种画法使得白色的数字逐渐地与暗色的画布融合在一起。在进一步的创作中,Opalka决定了每一幅画布的尺寸为196 x 35 cm,画布的长度对应的是他的身高,而画布的宽度是来自Opalka华沙工作室门的周长,这里也是这个系列最先开始的地方。

从这个系列作品在波兰华沙开始的那天起,Opalka的工作就是持续地每天在这块196 x 35 cm的画布上画数字。第一天是数字“1”,第二天继续着昨天的数字,直至1972年达到数1000000,此时数字的颜色几乎和画布一样,所写的数字也近乎看不清楚。这些密密麻麻的数字薄薄一层的在画布上水平的排开,这一绘画一直持续到2011年Opalka在法国的南部去世。

 Roman Opalka, Detail of "OPALKA 1965/1 - ∞", acrylic on canvas, 77 3/16 x 53 1/8 in (196 x 135 cm)

Roman Opalka, Detail of "OPALKA 1965/1 - ∞", acrylic on canvas, 77 3/16 x 53 1/8 in (196 x 135 cm)

 Roman Opalka, Detail of "OPALKA 1965/1 - ∞", acrylic on canvas, 77 3/16 x 53 1/8 in (196 x 135 cm)

Roman Opalka, Detail of "OPALKA 1965/1 - ∞", acrylic on canvas, 77 3/16 x 53 1/8 in (196 x 135 cm)

很多艺术学者指出Opalka的这个系列的作品结合了清晰的观念和绘画这种媒介,他在绘画中寻找“∞”(无限)成为了一种现象学,很多学者把他看做是平行于Hegel的哲学。通过对外界复杂矛盾的关注,Opalka从最简单的绘画的方式中找到潜在无限的可能性。对于他来说,每一件作品都不仅限于“现在”,它还同时包含着过去和未来,像是海德格尔的现象学,横向的想法在不断的出现与消失。“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的‘Detail’不是由我来完成而是我的人生。”Opalka知道自己的作品是标志着一生的绘画。

在早期创作中,Opalka在白色的画布上画白色数字,八小时一天,每日不断的追随着这个作品,直到整个绘画达到了最终的“白/白”的效果。1968年,Opalka开始了新的尝试,他在黑色的画布上加了1%的白色颜料。逐渐的黑色的表面变成了灰色,Opalka继续画五、六和七位数字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给每一个画布加1%的白色,每一快画布的颜色也逐渐地变浅。在1970年,Opalka决定把画布的颜色最终变成白色,和数字同样颜色的白色,最终白色的数字和画布融合成了一体。这些白色可以是空白,是无,也可以是超越无的存在,白色画布上数字无限无形的增长,可能就是禅的最高境界。

 Installation view of Roman Opalka's "OPALKA 1965/1 - ∞"

Installation view of Roman Opalka's "OPALKA 1965/1 - ∞"

自从1968年开始,Opalka在创作的过程中结合了黑白摄影。完成每天的工作后,Opalka在工作室内要给自己拍摄一张正面的头像。当一副“Detail”完成后(通常需要几个星期来完成),Opalka会选出一张头像来搭配每一副的作品。1972年,Opalka加入使用录音机,当他画出每一笔,他用母语波兰语读出每一个数字,录音机清楚的记录了他当时的声音。这些录音给视觉(照片)又增加了另一个维度——听觉,使整个系列变得更加的完整,每一个“Detail" 都是构成整体的一部分。

 Roman Opalka setting up for the frontal head shot in his studio

Roman Opalka setting up for the frontal head shot in his studio

 Some of Opalka’s self-portraits “OPALKA 1965/1 -∞”, each 9 7/16 x 12 in (24 x 30.5 cm)

Some of Opalka’s self-portraits “OPALKA 1965/1 -∞”, each 9 7/16 x 12 in (24 x 30.5 cm)

Opalka的作品是绘画,摄影和行为所汇成的一个观念,就是一个数值的命运 — ∞(无限),最终他以233幅“Details”完成了“OPALKA 1965/1 - ∞”这个系列。

回头想想这些数字,照片和行为代表着什么?它们是除了时钟之外的另一种时间?是证明一个人的存在?或是记录着他的人生轨迹?有可能他只是简单地为了庆祝生命的原本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