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 Guest Writer: Ziyan | 时间无法磨灭的牵挂

1.pic.jpg

摘要:《“自新大陆”交响曲》是一部属于美国民族的交响乐,虽然出自捷克最著名作曲家德沃夏克,这部印上浓浓美式音乐烙印的交响曲中可以听到很多黑人民歌和灵歌旋律的影子。但有意思的是,德沃夏克在创作这部美国式交响乐的同时却越来越思念家乡捷克。深刻的民族牵挂成就了德沃夏克,也使他的音乐成为永恒的经典。

2.pic.jpg

10平米不到的红砖阁楼里,一个30刚出头胡子拉碴的男子摁下窗台边巨大的熊猫牌卡带收录机的播放按钮,伴随着磁条转动的“滋滋”声,收录机响起的是我百听不厌的《念故乡》旋律,这是我对德沃夏克《e小调第九交响曲》(自新大陆)的第一印象。

3.pic.jpg

德沃夏克于1841年9月8日诞生在捷克首都布拉格近郊的一个贫苦家庭里。他的童年是伴随着辛勤的劳动度过的。与很多艺术家的人生轨迹一样,德沃夏克也是在每个人生阶段遇到不同的伯乐才有机会获得了后来的成就。但凡对古典乐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德沃夏克最大的标签就是“民族性”。他的音乐中常常渗透着波西米亚和西欧浪漫主义情调。

而他最广为流传的《“自新大陆”交响曲》却是在抵达美国后创作的。1892年9月15日,德沃夏克与他的妻子及女儿和儿子一同离开布拉格,乘坐塞勒号经过大西洋上9天的航行后,他们于9月26日到达纽约,成为美国纽约国立音乐学院的艺术指导与作曲教授。在美国期间,德沃夏克与他的一些黑人学生建立了深厚的有意,在德沃夏克创作《“自新大陆”交响曲》的五个月中,他经常请他的学生为他演唱黑人民间歌曲以及南部的田园歌曲,因而在这部印上浓浓美式音乐烙印的交响曲中可以听到很多黑人民歌和灵歌旋律的影子。

在某种意义上说,《“自新大陆”交响曲》是一部属于美国民族的交响乐。但有意思的是,德沃夏克在创作这部美国式交响乐的同时却越来越思念家乡捷克。这可以看出,德沃夏克的强烈的民族意识,他的这种意识强烈贯穿了他的整个创作生涯,不论身处何地。但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狭隘的民族性,而是拥有现代人比较推崇的“民族融合,世界大同”的思想内涵。他曾经这样说过:“一个优美的主题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要抓这个优美的主题加以发展,写成一部伟大的作品,这才是最艰巨的工作,才是真正的艺术。”

我对德沃夏克的喜爱源自那位曾经胡子拉碴的男人,也就是我的父亲。离开江南小镇落户闽南鱼乡是我父辈时的迁徙,而时隔18年,我也毫无例外地继承了他的衣钵,离开故土来到美国大陆。从德沃夏克到我的父亲,从父亲到我,从我到德沃夏克,我觉得我们是一体的,我明白这其中“家族性,地域性,民族性”其实最后都会终结在世界性。因为这个世界是没有真正的地域差别,而真正的差别就是那种你愿意守护的那一层归属感。一位少年旅居英美的好友曾跟我说,回国后他感觉脊梁骨都硬了,好像后面有人看着你,保护你。这位朋友在我眼里是非常独立且有能力,当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的心弦也被拨了一下。尽管对自己的祖国有千百般无奈,但是,离开快十年的日子里,我哪一晚不曾想着归来?时间无法磨灭的那种牵挂。

1885年,当德沃夏克的d小调交响曲首演成功后,德国出版商西姆洛克准备出版这一交响曲,并提出要求德沃夏克用德语签名,而德沃夏克则希望用捷文书写,并对西姆洛克说:“我只想告诉你一点,一个艺术家也有他自己的祖国,他应该坚定的忠于自己的祖国,并热爱自己的祖国。”

 

子彦

献给MiA的第一篇评论

于上海

2015/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