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洋子 - 爱的时间机器

关于小野洋子,我马上想到的倒不是她和披头士间饱受争议的关系,而是她1966年做的一个行为艺术“CutPiece”(切片)。她跪坐在台上,让台下的观众剪下她的衣服,一片一片,直到她全身赤裸。过程中她一直缄默。有种说不出来的气场。据说当时台下坐着John Lennon(约翰列侬),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抛开所有那些争议。关于她。今天只想讲一个温馨的故事。

2012年,她在儿子的催促下出版了一本图画书“An invisible Flower”。看不见的花。和大部分小野洋子的作品风格不同,这本书都是像孩童般涂抹的彩色粉笔画。文字和图画都出自于19岁的小野洋子。故事我很喜欢。讲的是一朵没人能看见的花,不管走到哪,都没有人看见它。直到某一天遇到了一个叫“Smelty John”的男人。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看见这朵花的人。19岁的小野洋子想象了一个人,给他取名叫“Smelty John”。他是唯一能看到她的人。

John Lennon去世的很多年后,在小野洋子纽约的公寓里。儿子Sean Lennon在旧衣柜里找到一个盒子,里面装的就是这个一页一页涂鸦似的故事。他去问母亲,“你从来就不认识什么Smelty John, 所以故事里的这个人就是爸爸吧。” “可是那时我还不认识你的爸爸。”

Sean Lennon在一篇采访里说,

“我的母亲生于1933年,她大部分的童年时光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饥饿中度过的。很多旧物早就丢失,只有一些还存放在她的书架和衣柜里。有一天我去看望她,注意到了这本像舌头一样从旧书堆里伸出来的‘看不见的花’。这好像是一本写给我父亲的书。只是底下标注的日期比他们相遇早了10年。我像掉进了弯曲变形的时间里。Smelty John应该就是父亲John, 又或者是某天父亲偷偷的将故事里的名字换掉了?”

“我一页一页的编辑了这本书,我想我应该这样做。我一边编辑一边想如果是父亲,他会怎么想。”

“结果我发现,在妈妈画‘看不见的花’的同年,爸爸画了一张素描, 画中他坐在一个马背上的神秘黑发女人旁边。这种艺术上的巧合是不是来自他们彼此心灵的召唤?毕竟事后看来,我的母亲确实像一朵隐形的花,只有Smelty John才能真真切切的看到 。”

翻译一段小野洋子在这本书时灵感来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躲到了乡下,那时我只有8岁。那田野像是梵高的画。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的麦田,很美。但我时常想念妈妈在东京的花园里盛开的彩色花朵。

一个农场的男孩告诉我,这里是北方,不适合玫瑰的生长。但有一天,我从远处看到了一朵玫瑰,和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它是那么的洁白,在远处山上的树丛中悠闲的盛开着。

我高兴的向它跑去,当我跑到那个地方,它就不见了,哪里都没有。可我确确实实的看见了它。可能是花朵太沉,掉到了地上。天越来越黑,也冷了起来,我还在一遍一遍的找,眼睛一直盯着地面。

第二天,在我的请求下,农场男孩和我一起回到了那个地点。我告诉他我还能闻到那股玫瑰的气味,从男孩的动作看出他好像也在寻找空气中的香味。然后他看起来很认真的说,你看,真的没有玫瑰,北方太冷了,是不会有玫瑰的。

晚上我又梦见了那朵白色的玫瑰,它一本正经的看着我,好像再说我应该更仔细的寻找它。战后,我回到了母亲的庄园。那里的玫瑰到处盛开,同我记忆里一模一样。但唯独没有那朵白色的花…….那朵我在北方见到的白色花朵。

差不多在我遇见我的Smelty John的十年前,我写下了这个故事。当我遇见John Lennon的时候,他的动作像是在说他在空气中闻到了我的气味。我立刻意识到这个人是世界上唯一能看到我的人。我们生活在了一起。”

19岁的洋子写了一个故事。幻想了一个世界上唯一能看到自己的人John,。多年后,她在现实生活中遇见了真实的John。 又过了多年,他们的儿子在旧物中发现了这本书,找到了冥冥之中的联系,重新编辑了这本书。像是一家人合作的爱的时间机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