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怪的共生

有时候艺术家的合作就像是一段婚姻,需要默契的同时也需要共生,谁都无法将对方抽离。Jean-Michel Basquiat(让·米榭·巴斯奎特)和Andy Warhol(安迪·沃霍尔)就是这样。

1960年,Jean-Michel Basquiat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他的母亲来自拉丁美洲的波多黎各,父亲是海地移民。很小的时候父母便离异,而他本人也在17岁时被迫从高中辍学,游荡在曼哈顿街头,睡在Thompkins广场公园的纸板箱中,整天在华盛顿广场闲逛并且开始吸毒。但是从70年代末期,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的Basquiat开始在曼哈顿下城的墙面上涂鸦。在短短的几年之内,他成为了兴盛于20世纪80年代Neo-expressionism(新表现主义)运动的代表人物。

为了谋生,Basquiat出售各类自己制作的明信片和T恤衫。在SoHo区的一家餐馆里,波普艺术教父 - Andy Warhol买了一张他手绘的明信片。对于Warhol来说,他买Basquiat的明信片就好似精神层面的“一见钟情”。这也是两位艺术家友谊与合作的开始。接下来的日子里19岁的Basquiat和Warhol建立了紧密的艺术合作关系。

他们的合作也让Warhol再次回归到了布面油画这种媒介。通常Warhol会先画,然后让Basquiat在这之上进行创作。很多时候Basquiat会写一个词语,然后画一条线盖过它,来强调这个词语隐含的矛盾和关联。就像是Basquiat作品中的人物,一个有着矛盾的社会身份的人,当然这也是他本人在社会中的写照。Warhol承认他曾试图尝试Basquiat的这种风格。他说:“我觉得两个人一起作画,当你无法认出谁到底做了哪些部分,这样会更有意思。Jean-Michel把我领到了油画的不同方向,这是一件好的事。” 除了油画,他们又陆陆续续合作过雕塑等作品。

1981年,Warhol邀请Basquiat参加了名为“纽约/新浪潮”的展览,次年这位街头艺术家正式走进了主流艺术圈。

作家Victor Bockris在“Warhol: A Biography”的书中提到Warhol的长期助理Ronny Cutrone是这样描写Basquiat和Warhol的关系:“这就像是疯狂的艺术界婚姻,他们就是那古怪的一对。他们的关系是共生的。Jean-Michel需要Andy的名气,同时Andy认为他需要Jean-Michel的新鲜血液。因为Jean-Michel,Andy又有了再一次的叛逆。”

1987年,由于外科手术并发症,Warhol去世了。Warhol的去世给Basquiat带了很大的打击,同时黑人艺术家在艺术界不给予过多的认可的现状也给他带来了很多压力。Basquiat变的很低落,开始使用大量的药物,许多朋友试图给予帮助,但是他几乎是伤心欲绝。在他同时期的作品中也反应了他当时痛苦的状态。谁能想到曾经充满活力的年轻人突然间变得苦涩,孤独和沮丧。对于Basquiat,他和Warhol的友谊就像是一块试金石,生为黑人艺术家而使才华的施展受到阻碍,只有Warhol总是为他着想,很多事情也因此得到了改变。

1988年8月12日的早上,Basquiat在纽约家中被发现用药过量而导致死亡。在Basquiat去世后,发现他留下了超过1000多幅的作品。然而这些作品从来没有展示给这个对他藐视的艺术界。

Basquiat拥有奇迹般的一生,短暂而又疯狂。他的情感和才华像自身都无法阻挡的洪流倾泻下来,或许对这样的人来说,是不屑也不需要去明白细水长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