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陌生人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1 , 1998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1, 1998

Dear Stranger,

I am an artist working on a photographic project which involves people I do not know… I would like to take a photograph of you standing in your front room from the street in the evening.

"亲爱的陌生人,我是一个正在进行摄影创作的艺术家,需要陌生人的参与。如果你愿意,我会从街上拍摄你站在家中窗前的照片。"

如果某天你回到家,收到这样一封来自陌生人的信,你会怎样回答。这看似并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可你对这个寄信人一无所知。这可能会是一场盲目的短暂约会,又或是一个向偷窥者敞开大门的大胆举动。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 , 1999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 1999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5 , 1998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5, 1998

寄信人是旅居伦敦的日本艺术家Shizuka Yokomizo。从1998年到2000年,她在柏林,纽约,伦敦,东京等地的公寓一层住户投寄这样的匿名信。 信上会详细标明时间,只需要十分钟。在这十分钟里你只需打开房间的灯,拉开窗帘,站在窗边保持静止。你当然可以选择拒绝,合上窗帘,继续日常。但无论你选择接受还是拒绝,所有收到信的人都知道自己正在被注视着,这个窥视者一样的人正在某个时间徘徊于你家的窗外。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9 , 1999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9, 1999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3 , 2000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3, 2000

再细想一下,当你打开房间的灯,站在窗前面对着窗外漆黑的街道,怎么会看得到暗处窥视者的模样,你看到的只能是自己在玻璃中的映射。这是不是艺术家的原本意图?在拍照的那一刻,自己和陌生人,私密空间和公众空间,隐私和曝露只隔着那一扇窗口对望。这扇窗玻璃看似是连接着两端的通道,但实际却变成了一面单向交流的镜子。照片中看似望向窗外的人们,不过是在单方面的照着镜子。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4 , 2000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4, 2000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6 , 1999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6, 1999

和照镜子稍有不同的是,你知道有人正在观看这一过程。不管这个人是否在你的视线范围内,不管他或她是否只是一个模糊的黑影,相机的介入使这张肖像的意义变了。使它巧妙的夹在照镜子和被拍摄,自我观看和为拍照刻意摆姿势之间。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10 , 1999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10, 1999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1 , 2000

Shizuka Yokomizo, Stranger No. 21, 2000

在Stranger No.10里,窗边少年略带侵略性的眼神,这眼神一部分或是对着镜子自我欣赏的,另一部分则多多少少是面对着窗外陌生黑影摆出的一种姿态。 如果这只是一次和短暂路过窗外的陌生人的对视,可能情景完全不一样。在这里,摄影的介入确实改变了什么。虽然收信人拉开了窗帘,接受了邀请,但大部分照片中他们的肢体动作和眼神都暗含着紧张感,从他们的身体语言可以感到窗外这个拿着相机的陌生人是不受欢迎的。不论是身处暗处的艺术家本人,还是她手中拿着的相机,在这一刻都是窥探隐私的象征。

如果某天我收到这样一个来自于陌生人的邀请,会不会欣然赴约。面对着玻璃里自己的脸,左脸又添新痣...多少有些不耐烦...为什么会接受这邀请...从前就不喜欢住在一层... 或许嘴角应该向上扬一点...十分钟早已过去,不知道那个陌生人是否留下了一张满脸自我怀疑的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