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束下的陌生人

Writer: Yichen Zhou

 Pace Gallery, 2001

Pace Gallery, 2001

日本艺术家Shizuka Yokomizo徘徊于陌生人的窗外, 她向公寓楼的住户们投寄匿名信件邀请他们参与创作,如果他们同意,她会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在昏暗的街道上拍摄他们站在家中窗前的肖像。虽然拍摄的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但她所拍摄的对象是知道她的存在的,不管她会不会现身,他们都会等待着她拍摄下那一张照片。

而那些更常见的无意识的被摄影师拍摄的人呢?他们所呈现出的就一定是最自然的状态吗?他们知道自己正作为一幅“作品”被观看吗?又或者某天你无意走进一个画廊,却看到自己的肖像端正的挂在一面雪白的墙上,你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自己是在何时何地被拍摄的,但相片里的“陌生人”确确实实是自己。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Pace Gallery, 2001

Pace Gallery,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10 , 2002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10, 2002

美国摄影师Philip-Lorca Dicorcia在纽约的灯柱,路标,或是人行道上搭的建筑脚手架上安装闪光灯(Strobe Light),然后将相机和三脚架放在一段距离之外的人行道上。他等着行人从闪光灯下经过,然后按下连接着引闪器的相机快门。他靠这样的装置拍摄了很多具有室内影棚灯光效果的肖像,所有被拍摄的行人都浸染在一束光晕下,这束光把他们与周围纷扰的街道隔离开来,像是舞台中央正在上演的独幕剧。与影棚不同的是,他的拍摄对象都是在对拍摄无意识的状态下被镜头捕捉到的。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1 ,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1,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7 ,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7,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5 , 2000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5, 2000

故事发生了。 一个名叫Ermo Nussenzweig的人某天发现自己的肖像被挂在一个画廊里,并且还收录在一本摄影书里。这个系列作品每张有10个版,每一版标价为20,000美金到30,000美金间。于是他把Philip-Lorca Dicorcia告上了法庭,声明自己作为一个正统犹太教的信徒,这张肖像的展示和出版侵犯了他的隐私,也有悖于他的宗教信仰。这场涉及隐私,宗教和艺术的官司一直打到纽约州的最高法院,然而摄影师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法官的结论是“街头摄影是艺术而非商业”。所以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新闻、出版和言论自由都是受到保护的。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23 , 2000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23, 2000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22 ,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22,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24 , 2001

Philip-Lorca diCorcia, Head #24, 2001

一次在课堂上,有人展示他在中国旅行时拍摄的影像。我只记得其中一张照片里一个穿短裙的少女孤伶伶的背影,她突兀的坐在一个破旧的天蓝色水塔前面。这女孩是谁,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坐在一个形状奇怪的水塔前面,她在旅行吗,她有同伴吗,她此刻又在哪里过着怎样的人生,这些我们无从而知。唯一知道的是,她的身影被凝固在一张相片里,在纽约下城的一间教室里被一群人观看和评论着。

在漫天相机和遍地人群的名胜古迹,甚至是日常的街道上,我们每一个人作为“背景”又出现在多少陌生人的旅行照片, 自拍或合照里,而这些照片又是被如何保存,观看和传递的。每次想到这些便觉“当代影像“的可怖。

你也很有可能会在世界某个地方的某家画廊里与陌生的“自己“相遇,这时你可以拿出手机,和“自己”自拍合影,然后到Instagram上接受这样的相遇所带来的膜拜。当然你还可以重金买下这幅作品,穿山过河将“自己”带回万里之外的家中客厅,落个“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