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象念头是一只温暖的小狗"

在纽约生活了许多年,一直以来都觉得它是一个有“安全感”的地方,它的“安全感”是在于它那网格结构的城市规划。就算你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你也不会轻易地迷失方向。因为每一条街,每一条道都是按照数字的顺序,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依次排列着。就好比说第九大道往东就是第八大道,往西就是第十大道,22街往南是21街,往北就是23街。

我喜欢这种有序的规律和简洁清晰的结构,但是意大利艺术家Esther Stocker却不这么认为,在她看来任何定位和位置相对都是荒谬的。如果将她的网格结构覆盖在城市的地图上,那就是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了。第十大道前面有可能就是第八大道,22街之后会完全地跳过23街。在Stocker的作品里提出一种瘫痪网格的现象 -视觉上看起来像“交通堵塞” ,画面中的交叉点-可以说像是感染计算机病毒的网格。Esther Stocker的作品中垂直和水平的线不会相交,平行的线不会保持不变,在她的世界里网格结构是任性的,整齐有序的空间不再存在。Stocker的作品引入了人们没有预计的像差和混乱,她巧妙地结合几何图形是为了打破空间的平衡。这种不可预知的几何在Martin Prinzhorn(维也纳大学教授,作家,语言学家,艺术策展人)看来不是什么简约的抽象,“清晰和有序,是一种最基本的混乱和干扰。” Stocker的作品有着给人一种临时的状态,这种临时的状态不仅仅只是视觉存在上的,还有是因为让人们不禁地怀疑:这些线是否在之前某一个时间的某一个点有过交汇?

在“无题”(2005)这件作品中,Stocker呈现了一个由白色“瓷砖“和黑色”灌浆“组成的网格,总体而言,这个网格结构的图片有着三大部分组成:最右边垂直的一部分和两块水平的部分,一块在左上角,一块在最底端。就好似三幅相同的画被剪裁成不同的大小,然后拼接成同一个画面。人们可以想象浴室墙上的瓷砖变成许多的小板块,这些小板块制造了出混乱,而同时保持他们在墙上的位置等待我们去重新调整。当我们所见的事物是和我们自己的眼睛和身体相对时,我们会自然而然的去调整,这就是我们人类在视觉世界里“正确”或“真实”的本性。

  Untitled , 2005

Untitled, 2005

2008年,Stocker在创作的一系列的作品中刻意追求这种感性怀疑的思想和不确定性。在其中的一件作品中,黑白相间的网格坐落在一个小角,它向右上方倾斜,然后覆盖住了一个白色的“格子”。当底部如同波浪浮动的白线穿过上面的网格,这些白线实际上都是垂直的。在另外一幅棋盘图案的作品中,白色的方块和黑色不规则的图形永远不会相交,不确定的完美和跳跃的图形充满了整幅画面。还有一件作品,白与黑似乎都已经解散,无论人们怎么去看,都无法把他们集中。

Stocker解释,“当你在对比度高的情况下,用一个很简洁地方式创作二维作品,你会看见三维的呈现,因为你想知道这个图形是什么,在它的前面是什么,后面又是什么。” 逻辑是模糊的,不确定性是常在的,冲突是一定的。当人们看到这样的现象,他们会想去了解。就像是对科幻小说的幻想,到底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真实的界限?什么又是模糊的?真实和模糊的界限在哪里?Stocker开始创作与观众互动的三维装置,在这些不切实际的,模糊的空间里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探索她的作品,同时被透视的观点所混淆。在Stocker的眼中所有你想不通东西都是美好的。

Stocker喜欢科幻小说和漫画,在科幻小说里现实和非现实的界限模糊;在漫画里,表层的幽默往往夹杂着更深层的情感。如果说科幻小说让Stocker的作品变得切清晰又模糊,那么漫画让Stocker的作品变的整齐又凌乱。有趣的是Stocker谈到作品中那些线条间的故事,她用我们所熟悉的网格结构创造着几何空间,无论是在绘画还是一个三维的装置里,使得人们开始思考线条是否真的存在于这虚幻的混乱中。但是,这些有可能都是不Stocker想传达给我们的,她欣赏Charles Schultz’s Peanuts(查尔斯·舒尔茨的花生漫画),当然,Stocker的作品可能比漫画抽象一点,但是她表达想法的方式却也简单直接。Schultz的作品是如此的复杂,但又如此的简单,有的时候它隐藏着某种哲学,又有的时候只是一只狗在看上看下。

第九大道往东就是第八大道,往西就是第十大道,22街往南是21街,往北就是23街。我们所谓的规则和常态并不适用于每个城市,金鱼胡同旁边是西堂子胡同,再往北是甘雨胡同。错综凌乱的胡同看久了,也别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