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1

戴金色假发的女毒贩(林青霞)和编号223的年轻警察(金城武)在小酒馆相遇。女毒贩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每次穿雨衣都会戴太阳眼镜。“因为你永远都不会知 道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出太阳”。即使是这样怪癖般的谨小慎微她还是陷入到任务失败的窘境。年轻的警察刚刚和女友分手,除了收集和吃掉第二天就会过期的 凤梨罐头,还会在深夜里给电话簿里的女生打电话,当然电话簿里记得他的人并不多。两个有各自故事的陌生人在小酒馆相遇,然后共度一晚。这是城市中奇怪又常 见的一晚。“重庆森林”(Chungking Express)里的第一个故事。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2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3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4

翻看王家卫早前的纪录片,他和摄影师杜可风坐在香港路边的快餐店里聊“重庆森林”,他们聊了许多电影里被剪掉的场景和片段。故事中的女杀手其实是一个生活 安逸退休在家的女演员,偶尔犯了戏瘾便会扮作各种姿态在深夜的大街上游荡。警察怀疑一伙在重庆大厦里的印度人贩毒,在准备把他们缉拿归案的时候,印度人劫 持了一个人质。在谈判中,他们提出了要求,递出一张报纸上的照片。照片上正是那个已经退隐江湖的女演员。理由不得而知。为了说服女演员配合办案,编号 223的年轻警察每日都等在她家的楼下。在王家卫的初衷里故事竟是这样展开的。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5

那个冷艳神秘的女子不过是一个犯戏瘾的退休女演员半夜游荡的游戏。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6

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在Netflix上看王家卫的电影,尤其喜欢“东邪西毒”(Ashes of Time)。原因只是无聊的想知道台词这样隐晦的电影,将会怎样被翻译成英文。电影里的是一群不敢面对感情的人。他们怕输,所以不敢付出真心,也不敢面对 真心,只能在这片大漠中被世间各种各样的痴缠所煎熬。害怕被人拒绝而先一步拒绝他人远走大漠的欧阳锋,计较感情里的输赢将美好年华和爱人通通输掉的大嫂, 嫉妒眼前欧阳锋的感情而辜负身后人对自己爱恋的黄药师。所有的人物都为逃避而远行,而解药似乎是那坛叫“醉生梦死”的酒。“醉生梦死”是大嫂最后托黄药师 带给欧阳锋的酒,喝了的人会忘记前尘所有。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7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8

“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了,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新的开始,你说多开心。”

黄药师喝了半坛,他想忘记,无果的暗恋对他来说是最大的折磨。影片的最后,欧阳锋也还是喝掉了剩下的半坛酒。结果发现当越想忘记的时候,就记得越牢。“醉生梦死”是那女人开的一个玩笑,她其实是不想被爱人忘记的。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09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10

“醉生梦死”仅仅四个字,讲了太多故事。有人想要却求不得,有人自欺欺人不敢面对已经失去的,有人辜负后来人,有人因被辜负而落得孤芳自赏,有人念念不 忘,有人赢了赌注却输了所有。最后都想要大醉一场,然后忘记。谁知道最想忘记的,却字字分明的记得。这样的四个字的英文翻译竟然是“Magic wine”。神奇的酒?有魔法的酒?在我正要被感动的时候,英文版字幕多少有些煞风景。

mia_blog_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到处都是歧义_11
   “我的命书里说过  ,  夫妻宫太阳化忌  ,  婚姻有实无名  ,  想不到是真的。”

“我的命书里说过,夫妻宫太阳化忌,婚姻有实无名,想不到是真的。”

   “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

“黄历上写着:驿马动,火迫金行,大利西方。”

Lost in translation好像并没有阻挡那时周围朋友对片子的喜爱,他们大多不来自华语世界,但聊起这电影“Ashes of Time”(东邪西毒),却都津津乐道,虽然我知道他们心中的这个故事一定和我的不一样。

艺术家的初衷对艺术来说是否那么重要?作品被创造,然后脱离艺术家本人,它已有自己的声音去被人倾听和理解。像孩童一样,作品被赋予某种生命,之后它不再受艺术家控制,将自己独自面对这个世界去讲述一个故事。而这故事究竟是怎样的故事则因听者而异。宇文所安在“迷楼”一书里说:“与他者的相遇也就是一种疏离:从欲望,动机,意图各方面我们认识到彼此的异。”到处都是歧义。你又怎能知道爱人心里的故事是什么样的,更何况是我作为一个陌生人的讲述。

不如我们都喝下一杯有魔法的酒(Magic wine),然后或忘掉或记住,继续活在自己的故事里。“醉生梦死”也好,哈利波特也罢,又何必计较这魔法究竟是怎样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