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 Impression - New York by Gehry

Writer: Chi Zhang

我一直在寻找讲述一个城市的切入点,它不仅仅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或是发生在这座城市里的事,也不一定是这里的文化,艺术,时尚或美食。我更希望它是地标性的建筑物,一座建筑往往封存着一个城市的过去,现在,甚至未来。

一位长辈曾经对我说,他10年前来纽约就是这个样子,10年后还是这个样子。其实并不是这样,如果你生活在这个城市,你会感到他每天的变化。就好比随着8 Spruce Street的建成,纽约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

在有些人的印象中,纽约应该是坐落在Park Avenue,52和53街中间由著名德国建筑师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设计(International Style)的西格拉姆大厦(Seagram Building);或是由美国最有创造性设计师艾里尔·沙里宁(Eero Saarinen)设计的位于曼哈顿岛在第六大道上的CBS大楼;还有可能坐落在麦迪逊大道上,那栋80年代飞利浦·约翰逊设计(Philip Johnson)含有后现代这设计争议的索尼塔(Sony Tower,原为AT&T大厦)。这些从上个世纪60、70、80年代一直到现在都有某一座大楼代表着你印象中的纽约,他们的存在是纽约每一个时代的象征。

对与我来说8 Spruce Street就是纽约的新一代。8 Spruce Street是由美国当代建筑师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所设计,位于纽约曼哈顿岛下城一座76层楼高的住宅楼,也是Gehry在纽约的第一个住宅项目。有别于其他大楼的“中规中矩”,8 Spruce Street带来了丰富多彩的视觉效果。波纹形不锈钢材料重新诠释了曼哈顿高层建筑的语言,让8 Spruce Street 会根据太阳光和天空在一天之内改变颜色和心情。有可能这一秒它是粉色的,下一秒就变成了金色,又或许在有些人的眼中它可能是闪耀的银色。无论是它是什么颜色,肯定的是8 Spruce Street的出现活跃了整个曼哈顿岛的天际线。上一次从布鲁克林跨过东河看到这样景色应该还是在80年前帝国大厦刚建成时。

8 Spruce Street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个垂直的河床,巨型的半机械人,机器人皮肤下的肌肉和静脉膨胀着,好像是从瑞士汉斯·鲁道夫·吉格尔(HR Giger)超写实的画作里出来的外星人。或者是艺术家Christo把曼哈顿的高楼大厦给披上了一件超大号三宅一生的礼服。8 Spruce Street听起来有着它自己的个性,确实是如此,当你看到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有着一种新的视觉冲击,不仅仅是作为纽约新一代的地标性建筑,而且好似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新鲜的血液。

“什么才是我真正想要的呢?”Gehry在一次的采访中提到他设计这栋大楼的灵感是来源于米开朗基罗和贝尼尼。他说:“我很多年以来有看过他们的画作,在他们的作品中布面和褶印表现的如此完美,相对来说米开朗基罗的线条比较柔和,而贝尼尼的则更加坚硬。我喜欢这种褶皱的质感,也把它带到了我的设计中。8 Spruce Street外观的“褶皱”就是来源于他们的作品。最初,我希望“褶皱”充满整座大楼的外观,但是为了考虑到大楼的实用性,所以大楼保留了部分平面。”

Gehry的设计一向与艺术有着联系:划时代的西班牙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引人注目的洛杉矶华特迪士尼音乐厅,还有去年新建于法国巴黎的路易威登基金会艺术中心。不同于其它的设计,8 Spruce Street 也被成为 “New York by Gehry”(盖里的纽约)。

“我不想设计无聊的、单调的大楼。我希望New York by Gehry就是当你在8 Spruce Street对面的爱尔兰酒吧和一个纽约客聊天时,你想聊的是贝尼尼或毕加索,而不是一些愚蠢的事情让大家感到无聊。”Gehry说。

一个城市可以不停的给你带来惊喜,就算你每天在这些钢筋水泥的大楼里工作,但他会偶尔带给你惊喜。建筑是一个城市的象征,有可能你印象中的北京有故宫和天坛,但是北京还有大裤衩和水煮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