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e Expression - 表达的纯粹

Writer: Chi Zhang

Installation view of Byron Kim, Synecdoche,1991–present, oil and wax on wood, each panel: 10 x 8 inches, overall installed: 120 1/4 x 350 1/4 inches,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NY. 

Installation view of Byron Kim, Synecdoche,1991–present, oil and wax on wood, each panel: 10 x 8 inches, overall installed: 120 1/4 x 350 1/4 inches,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 NY. 

“我一直试图从看似的无意义中寻找意义。比如为什么有些人在今天还在创作单色的抽象绘画?不敢相信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做这件事。但是谁又会去在乎?”

与大多数的艺术家一样,美籍韩国艺术家金允宁(Byron Kim)欣赏阿德•莱因哈特 (Ad Reinhardt),马克•罗斯科 (Mark Rothko) 和艾格尼•马丁 (Agnes Martin)。他的作品一直处于在表现与抽象,观念主义与纯绘画之间。

从1991年开始到现在Kim一直在创做“Synecdoche”这套作品,这是一个汇集了400多幅绘画的系列作品。在这套作品中Kim探索着颜色和视觉的矛盾,抽象绘画的历史,人类的存在和身份的问题。

作品的题目 《借代》 “Synecdoche” 是指以一个物品来代替其他东西出现的一种修辞方式。Kim以这种色彩借代的视觉感知传播着跨越种族肤色的民主理念。每一幅作品都是由一个单色调组成的,从浅褐色或是肉粉色到深棕色。这一系列的颜色记录着人们的肤色。这些人可以是陌生人,朋友,家人,邻居或是其他艺术家。Kim用油彩混合着蜡,然后拿刮刀涂抹在10乘8英寸的画板上。作品按照每人的名字字母顺序依次排开,挂在墙上。旁边有一个填有人名的表格,每一个格子相对应的是这个人的肤色。非裔美国艺术家Lorna Simpson是黑巧克力色的。纽约新美术馆(New Museum)的创办人Marcia Tucker是淡米色的。

这是一组抽象的人物肖像。前提很简单,但是背后产生着复杂而又纠结的意义。提到提香(Titian),伦布朗(Rembrandt)和一些类似的艺术大师,人们最先想到的代表作品是人物画像。在创作中,这些大师尽可能的打破传统,突出人物的特点,为了让人们通过他们的作品看到画中人物的内心。但是人们所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或许只有画中人物的那一张脸。面孔和名字一样,通过一张面孔或一个名字根本无法了解一个人。看一幅画像,并不能了解这个人的性格,习惯和喜好。“Synecdoche”的系列作品中,展示在最上层的一排中第一个人叫Aaron Dukel(德语里 “Aaron Dark”),最后一个人叫 “Anthony White” - 两个人的名字根本无法让看到作品的观众得到任何关于这两个人的信息。虽然两个人的姓氏中都带有颜色的意义,Dark和White, 但是这根本和两个人的肤色毫无关系,也无法暗示观众他们的肤色。

我们无法从一张面孔,一个名字,或一种颜色去了解和判断一个人或一种文化。或许这就是Kim在探索抽象画中无意间探索到的一个部分。

“Synecdoche”这系列作品展示了标准完美的网格结构。统一的色调,平坦的画面,没有一点笔触的痕迹。这种风格也会使人联想到美国抽象艺术家先锋埃斯沃兹·凯利(Ellsworth Kelly)的作品。Kelly主张的抽象是把作品的“内容”删除,让观众专注于作品本身的形状和色彩,期待观众的眼睛会被构图直接吸引,“Synecdoche”正是Kelly所主张的抽象。Kim的色调选择是很多艺术家回避的,但这同时也开启了抽象的新方向。

Installation view of Byron Kim, Synecdoche,1991–present.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Richard S. Zeisler Fund.

Installation view of Byron Kim, Synecdoche,1991–present. National Gallery of Art, Washington D.C., Richard S. Zeisler Fund.

又或许“Synecdoche”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讨论人类的存在和身份的问题。很多观众在看完1993“Political”惠特尼双年展后觉得这是一个极富政治性和争议性的问题。在美国,在这个聚集着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移民,包含着不同的宗教文化的地方,这件作品就是一份呼吁平等的种族声明。作品更像是一面镜子,映出的是这个被肤色所困扰的社会。当然我们也可以更乐观的看待这件作品,作品刻画了美国的今天,一个包容了文化多样性和生活多元性的国家。

 

艺术家可以做什么?是为了视觉而创造?或是为了历史而讨论?还是为了和社会产生共鸣? 

 

有可能正如Kim所说的一样 “我成为艺术家一部分的原因,和很多艺术家一样,听起来可能有些陈词滥调,就好比说我喜欢写作,但只有文字是不够用来表达的,很多时候我所做的是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去用语言来表达。

‘无中生有’,我偏向于在不断地寻找这一点。”